巴尔虎姓

编辑:本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15:08:14
编辑 锁定
巴尔虎巴尔虎、巴儿忽、拨野固、拨野古、拨也古、八儿浑、八儿忽、巴儿古惕、巴儿忽惕,读音作bā ěr hǔ(ㄅㄚ ㄦˇ ㄏㄨˇ),通古斯语为Barghou
中文名
巴尔虎姓
源    于
蒙古族
出    自
之际布里亚特部族
巴尔虎由来
一个著名的部族名和地名

巴尔虎姓姓氏渊源

编辑

巴尔虎姓渊源

源于蒙古族,出自之际布里亚特部族,属于以部族名称汉化为氏。
巴尔虎蒙古,在历史上专指大兴安岭以西广阔的草原地区,也称呼伦贝尔。巴尔虎地区包括有陈巴尔虎草原、新巴尔虎草原等,均属于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地区。

巴尔虎姓巴尔虎部

巴尔虎部的历史要远比蒙古汗国为早,传说其祖先是天鹅的化身,是蒙古族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支,早在蒙古各部统一之前,“巴尔虎”就已屡见史传。在史籍《隋书》中称之为“拨野固”;在史籍《新唐书》和《旧唐书》中称之为“拨野古”、“拨也古”等;在史籍《元史》中称之为“八儿浑”,在史籍《蒙古秘史》中称之为“八儿忽”,在史籍《史集》中称之为“巴儿古惕”。而在清朝时期的各种史料中,皆称之为“巴尔虎”,并相沿至今。

巴尔虎姓“巴尔虎”由来

“巴尔虎”作为一个著名的部族名和地名,历史上曾泛指两个地区:一是指贝加尔湖以东的“巴儿古真河”一带;二是指大兴安岭以西的呼伦贝尔地区,现在则主要指巴尔虎三旗(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和陈巴尔虎旗)。
从蒙古拔野古部落联盟算起,巴尔虎部已有两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巴尔虎蒙古族自古以来就拥有自己古老的姓氏,那种认为巴尔虎族人只有名而没有姓的看法是错误的。
拔野古部古代主要落分在布贝加尔湖地区,后成为一个独特的布里亚特部族。
布里牙特氏,亦称不里牙惕氏、布拉特氏,世称“布里亚特蒙古人”,也叫“布拉特人”,通古斯语为Buriyat,是世居西伯利亚南部地区的住原民,属蒙古人种西伯利亚类型(贝加尔类型)。
布里亚特民族在种族上,属于厄鲁特蒙古人的近支,从南宋嘉定十二年~明朝弘治十五年(公元1219~1502年)的很长历史时期内皆隶属于成吉思汗长孙拔都所创建的钦察汗国,在元朝时期称作不里牙惕、斡亦剌、卫拉特、卫喇特,在明朝时期则称作瓦剌,到明末清初归并为准噶尔、杜尔伯特、和硕特、土尔扈特四大蒙古部,布里亚特民族就是卫拉特蒙古的一个分支。
布里亚特族人的远祖可追溯为新石器时代就已分布在贝加尔湖沿岸的居民,后来向北发展到叶尼塞河与勒拿河之间地区,公元十三~十四世纪时,他们又吸收了一些北方蒙古部落的成分,到公元十七世纪初,由贝加尔湖西岸的布拉加特人、埃希里特人、杭戈多尔人与东岸的霍林人等相结合,形成布里亚特部族。公元十七世纪中叶,布里亚特族人父系氏族制度解体,早期封建关系开始发展,但长期保留着血族复仇、氏族互助等残余。
在元朝时期,一部分居住于贝加尔湖以东巴尔古津河一带的布里亚特族人加入蒙古,当时称为“巴儿忽”、“巴儿忽惕”。在史籍《多桑蒙古史》中记载:“在拜哈勒湖(贝加尔湖)之东,因有巴尔忽真水注入此湖,故以名其地。”大约在二百七十年前,巴尔虎部的一部分从贝加尔湖地区迁至呼伦贝尔草原,另一部份继续南迁,被满清政府接收并安边;还有一部分则职业戎军。
波斯学者拉施特所著的《史集·中国史》中记载:“他们被称为巴儿忽惕,是由于他们的营地和住所位于薛灵哥河彼岸,在住有蒙古人并被称为巴儿忽真脱窟木地区的极边。”在史籍《元史》中,称脱窟木为“脱古木”,或“脱古门”,汉义“窄”,也作“巴儿忽真隘”。“巴儿忽真水,名以其地。巴儿忽,在于其驻牧于巴儿忽真隘地区所也。”
明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当沙皇俄国的侵略势力到达叶尼塞河支流通古斯卡河上游时,立即与布里亚特族人发生了激烈冲突。经过二十五年的持续战争,布里亚特族人被沙俄军队征服,臣服于沙皇俄国。但其中仍有一部分布里亚特族人坚持反抗,曾多次起义反抗,均遭到沙俄政府的残酷镇压。最终他们脱离布里亚特部落,继续向南迁入喀尔喀蒙古地区(公元1927年起称蒙古人民共和国,1992年起改称蒙古国)。
公元十七世纪末期的清康熙二十八年(公元1689年),当大清帝国的强悍军队在黑龙江以西两次痛击沙皇俄国的军队时,一部分布里亚特族人投向满清王朝,被康熙大帝赐族名为“巴尔虎”,之后,巴尔虎族人被满清政府安置在海拉尔地区(今内蒙古呼伦贝尔),后分衍有许多姓氏,主支仍以部族称谓称作布里牙特氏,亦多有按康熙大帝的赐名称为巴尔虎氏者,称巴尔虎旗,编入满州蒙古八旗,驻牧在大兴安岭以东布特哈广大地区,还有一部分成为喀尔喀蒙古(今蒙古郭)诸部的属部。
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清政府为了加强呼伦贝尔地区的防守,将包括索伦(今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族和巴尔虎蒙古族士兵及家属三千七百九十六人迁驻呼伦贝尔牧区,以御防沙俄的侵扰。其中二百七十五名巴尔虎蒙古人便驻牧在今陈巴尔虎旗境内。
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清政府又将在喀尔喀蒙古车臣汗部志愿加入八旗的两千四百多名巴尔虎蒙古人迁驻克鲁伦河下游和呼伦湖周边,即今新巴尔虎左、右两旗境内。

巴尔虎姓“陈巴尔虎”和“新巴尔虎”

为区别这两部分巴尔虎蒙古人,便称清雍正十年从布特哈地区迁来的为“陈巴尔虎”,即“先来的巴尔虎蒙古人”之意;清雍正十二年从喀尔喀蒙古车臣汗部迁来的则相对被称为“新巴尔虎”,即“新来的巴尔虎蒙古人”之意。这样,巴尔虎旗共分为三旗,即陈巴尔虎旗、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
陈巴尔虎旗位于今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的西北部,西北以额尔古纳河与俄罗斯为界,东部和东北部与额尔古纳市和牙克石市接壤,东南与海拉尔毗邻,南与鄂温克族自治旗、西南与新左旗连接。其地势宽阔,有些起伏,但却很平坦,无须择路,汽车可在草原上开足马力任意奔驰。出海拉尔四十五公里便到了陈巴尔虎旗政府所在地巴彦库仁镇,巴彦库仁,在蒙语里是“富饶的院落”的意思。
新巴尔虎左旗因比陈巴虎旗族人进驻呼伦贝尔的时间迟两年,故名新巴尔虎。在蒙古语中,称东为左。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置新巴尔虎左翼四旗。民国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改为新巴尔虎左翼旗。1959年改称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左旗位于今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呼伦贝尔市西南端,大兴安岭北麓,东与陈巴尔虎旗、鄂温克族自治旗为邻,南与兴安盟接壤,西与新巴虎右旗相依,西北连接满洲里市,北与俄罗斯以额尔古纳河为国界,西南与蒙古国交界。
新巴尔虎右旗与新巴尔虎左旗一样,因比陈巴虎旗族人进驻呼伦贝尔的时间迟两年,故名新巴尔虎。在蒙古语中,称西为右。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置新巴尔虎右翼四旗。民国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改为新巴尔虎右翼旗。1959年改称新巴尔虎右旗。新巴尔虎右旗位于今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儿市西部的中、俄、蒙三国交界处,东北部与全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满洲里毗邻,国境线有五百十五公里之长,旗人民政府驻在阿拉坦额莫勒镇。
明末清初,有满族引巴尔虎氏为姓氏者,诸如:戴卜罗氏(Daibolo Hala)、都讷亨氏(Duneheng Hala)、鄂里木苏氏(Erimusu Hala)、哈勒斌氏(Halbin Hala)、赫锡特氏(Hesit Hala)、瑚佳氏(Hugiya Hala)、瑚尔拉特氏(Hurlat Hala)、科特氏(Kete Hala)、奎车里克氏(Kuicelik Hala)、李佳氏(Ligiya Hala) 墨尔奇特氏(Morcit Hala)、墨讷赫尔氏(Moneher Hala)、齐布齐努特氏(Cibukinut Hala)、乌锡氏(Usi Hala)、乌朗哈特氏(Ulanghat Hala)、锡尔馨氏(Sirhin Hala)、叶克忠氏(Yekejong Hala)、永舍布氏(Iongsebu Hala)等。
到清朝中叶以后,蒙古族、满族巴尔虎氏多冠以汉姓巴氏、胡氏、郭氏、冠氏、白氏、石氏、车氏、满氏、康氏、赫氏、韩氏、卜氏、敖氏、吴氏、马氏、何氏、富氏、石氏、谭氏、马氏,沙氏等。

巴尔虎姓海拉尔

编辑
海拉尔的名称是因河而来的。早在清朝雍正年间,海拉尔是一座满清政府戍边的军事重镇。因坐落在呼伦贝尔草原而被称为呼伦贝尔城,是《中俄尼布楚议界条约》签定后大清帝国北部的重要门户。为捍卫一千公里长的中俄边界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呼伦贝尔城所处的地埋位置,使其发挥出巨大的辐射作用。建城初即建有通往齐齐哈尔、黑山头、古北口、张家口、库伦(今乌兰巴托)、阿尔山、吉拉林等数条可通车马的道路。当年草原上盛况空前的甘珠尔庙会就是依靠这些古道畅通而促成的。公元二十世纪初,随着中东铁路的修筑、通车,俄、日、德、美等外国资本主义经济的侵入,这里进入新的商贸发展时期,在呼伦贝尔城外开辟了贸易市场。1907年被正式辟为对外国人开放的商埠。因修筑东清铁路建立车站时,定名为“海浪”站,是海拉尔的译音,后来新街开发,海拉尔站的知名度渐渐提高,“呼伦贝尔城”的名称被取而代之。海拉尔河在《辽史》中写作“海勒儿”,《元史》重称“海喇儿河”,后来也汉译“海兰儿河”、“合泐里”等。

巴尔虎姓含义

编辑
海拉尔的含义众说纷纭,长期以来有四种说法比较流行:

巴尔虎姓“野韭菜”

第一种最流行的是“野韭菜”的意思,考证者还用《蒙汉辞典》来作证,说“哈利亚尔”是野韭菜生长的地方,这里有大片的野韭菜,这条河也就叫海拉尔了。

巴尔虎姓“流下来的水”

第二种说法是“流下来的水”之意,持这一观点的人用翦伯赞的《内蒙访古》一文为依据,看来也有一定的道理。

巴尔虎姓“桃花水”

第三种说法是“桃花水”之意,这与前一种说法大致相似,只是更进一步,他们认为蒙语的”融化”、“融雪”也语音为“海勒”,春天大兴安岭西坡冰雪消融,其水汇成河——海勒,故得“桃花水”之意的河名了。

巴尔虎姓“黑色”

第四种说法是“黑色”之意,但其解释是海拉尔河两岸牧草繁茂,呈深绿色,远远望去,与蓝天、白云、绿地之间有如黑绿色飘带,所以也称之为墨色之意。
这四种说法都有一定合理的成分,尤其第四种说法更接近事实,但又都没有说准其真正含义。道理很简单,这种河流的名称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见于史册。当时这里的主人是原始蒙古人,古代人为河流、山脉起名不会去认真引经据典,更不能查阅后人的名著,他们都是根据一般特征而名之。如黄河,就是用水色黄而称之;嫩江,就因其水清而呼之;黑龙江就是因其在黑土地中孕育,形成滚滚黑色大水而命之。人们的海拉尔河,也是因其水色黑而被持原始蒙古语的先民命名为海拉尔。

巴尔虎姓海拉尔河概况

编辑
海拉尔河发源于大兴安岭,全长七百多公里,流入额尔古纳河,注入黑龙江,是黑龙江的主要源头之一。海拉尔河牙克石以上地段,地形起伏较大,植被良好,水流较急,河水较清,当河水进入呼伦贝尔草原以后,开始放慢了流速,平坦的大草原使河道迂回曲折,河水漫溢扩散,渗透增加,旁蚀力增强。尤其到与伊敏河汇合处以下,也就是现海拉尔市区后,地势开阔平坦,河草茂密深绿,芦苇荡片片相连,河水连起一串串水泡、湖泊,河道流速每秒钟只能走几公分的距离,常年泡在水中的苇根水草、腐殖物把水染的更黑,就连生长在这里的鲇鱼、鲫鱼都是黑色的。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原始蒙古人,见到这条黑如墨的水,自然“海拉尔”的河名就产生了。海拉尔河是条母亲河,具有悠久的历史。早在二、三万年以前,这里就有古人类活动。当时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生活的古人类被考古界称为“扎赉诺尔人”。自公元1934年以来,在扎赉诺尔煤矿先后发现古人类化石已有二十多个。虽然目前在海拉尔市境内尚未出土古人类化石,但扎赉诺尔人在这里活动是无疑的。不仅是因为海拉尔河与达赉湖相连,按着人类生活规律应同属一个活动范围,而且也有考古证据能说明,那时,在人类社会分期属于旧石器晚期,生活在这里的古人类与没有灭绝的猛犸象、披毛犀、东北野牛等古生物共存,而且人类以此为捕猎对象。在海拉尔地区,无论是北山、东山取土场,都发现大量的此类古生物化石。早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黑龙江博物馆就在这里征集发掘大批古生物化石,现在黑龙江博物馆展出的猛犸象、披毛犀、东北野牛化石很多是海拉尔市出土的。1985年,在东山取土场,又发现零散的猛犸象化石,考古人员就曾在一块化石上发现人类砍砸的痕迹,充分证明这里在旧石器时期就是古人类活动的地方。进入距今一万年左右的全新世,海拉尔地区气候、地貌与生物群同现在基本相似,人类也走进了新的发展时期。在考古学中,从旧石器向新石器过渡期间,有一个中石器时代,目前考古界都把海拉尔西山(松山)细石器作为中石器时代的代表,也就是在距今六千~一万年间,在海拉尔活动着一支使用细石器、走向文明时代的原始人类。他们手持石制工具,同大自然进行顽强的拚博,过着原始氏族社会生活,创造出中石器文化。当中原进入新石器时代,生活在海拉尔的原始人也步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创造了辉煌的哈克文化。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礼器玉器出现了,生产力发展了,先进技术推广了,复合工具应用了,文明出现了,而且将细石器发展到了顶峰。进入历史时期以来,海拉尔市同呼伦贝尔一样,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在中国历史发展到春秋战国之际,海拉尔地区的狩猎、游牧民族已见于史籍,他们的名字是东胡。那时,在中国北方草原有个强大的游牧民族,被中原称为匈奴,史书简称其为“胡”。而其北,在大、小兴安岭,乃至外兴安岭,存在一个比匈奴还强大的狩猎、游牧民族,因在匈奴东,被称作为“东胡”。秦汉之际,北方草原战火纷飞,匈奴不仅和汉朝兵戎相见,也和东邻的东胡刀枪相击,而东胡被匈奴打散的一支鲜卑族在呼伦贝尔草原的孕育下形成、发展、强大,占据匈奴故地,建立了强大的鲜卑部落联盟。海拉尔地区,就留下鲜卑人的遗迹——谢尔塔拉鲜卑古墓群。东汉末年,鲜卑人经过南征北战,吞并五胡十六国,统一了黄河流域,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少数民族为主体的中央政权北魏王朝。鲜卑南迁的留守部队,再去中原晋见虽然是本族的,但已是中国的天子时,就以“室韦”的名称被记入史册。“室韦”与“鲜卑”是同音异释之音,都属蒙古语,是“森林中的人”之意,与“喜桂”、“喜桂图”等译音一致。今天,在额尔古纳市的原始森林中,也有“室韦”的地名。在北魏、隋、唐之际,中原就把居住在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草原的狩猎、游牧民族都称作为“室韦”。最近文物考古工作者在谢尔塔拉发现了室韦古墓群,就雄辩地说明室韦及其后裔蒙古,都曾是海拉尔地区的主人。公元916年,契丹人在中国北方建立了辽政权,海拉尔地区全部为辽国占据。辽国在这里设乌古敌烈统军司,契丹人在海拉尔河流域建立了边防城池。这里是契丹人统治下北方游牧民族驻牧的地方,考古工作者在海拉尔东山、谢尔塔拉镇、哈克镇等许多遗址都发现辽代遗迹。公元1202年秋天,蒙古族英雄铁木真打败了塔塔尔人,尽掠其部众,占领了海拉尔河流域,统一了呼伦贝尔草原,并以此为休养生息据点,仅用四年时间就完成了从东到西统一蒙古高原大业,被各部族拥立为成吉思汗。从此,北方草原上形成了一个具有共同语言、地域和文化的,并在心理素质和经济生活上也有共同特点的民族蒙古族。他们南征北战,服了欧亚大陆,建立了四大汗国,随后又统一了中国。元朝灭亡后,战乱使呼伦贝尔草原的游牧民族又过着动荡不定的原始游牧生活。至后金兴起,这里的蒙古各部陆续臣属清朝,女真人为利用蒙古人对明朝的反抗情绪,先后把居住在这里的勇敢善战的蒙古人迁到乌兰察布草原。这期间呼伦贝尔地区仅有为数不多的巴尔虎、布里亚特蒙古族和达斡尔族、鄂温克等游牧和狩猎者活动的区域。就在这时,沙皇俄国侵略魔爪伸向呼伦贝尔地区。清朝雍正年间,针对沙俄的侵略行径,清政府开始注重边防建设,在呼伦贝尔境内设十二处卡伦,并迁大兴安岭东麓布特哈八旗索伦(今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和巴尔虎,到岭西呼伦贝尔地区戍边。从此,呼伦贝尔地区进入了人丁日益增多的历史新时期,在今海拉尔市正阳街一带修筑了“呼伦贝尔城”。从此,现在的海拉尔市成为呼伦贝尔的商贸、交通、政治、文化的中心,被誉为“草原明珠”。二十世纪初,俄国人修筑中东铁路,在呼伦贝尔旁建一车站,因临海拉尔河而定名“海浪”站,即海拉尔的译音,靠近车站处为新街,随着商埠的开发,海拉尔的知名度提高,旧街“呼伦贝尔城”被新街“海拉尔”取而代之。

巴尔虎姓家乘谱牒

编辑
新巴尔虎世谱(蒙文),(现代)花赛·都嘎尔扎布编著。
巴尔虎布里亚特姓氏的由来(蒙文),(现代)花赛·都嘎尔扎布编著。
巴尔虎姓氏集(蒙文),(现代)毕·达木丁苏荣编著。
陈巴尔虎旗志,(现代)陈巴尔虎旗人民政府编著。
新巴尔虎右旗世谱,(现代)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政府编著。
巴尔虎镶黄旗志,(现代)新巴尔虎左旗人民政府编著。
词条标签:
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