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红楼梦

编辑:本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6 13:50:22
编辑 锁定
《补红楼梦》,四十八回,自署“嫏嬛山樵”,名里不详。书当成于清嘉庆十九年甲戌(1814)。扉页题:“此书直接《石头记》、《红楼梦》原本,并不外生枝节,亦无还魂转世之谬,与前书大旨首尾关合。兹有先刻四十八回,请为尝鼎一脔。尚有增补三十二回,不日嗣出,读者鉴之。”
书    名
补红楼梦
作    者
[清]榔嫩山樵 
ISBN
 1988-10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1988-10
装    帧
平装

补红楼梦简介

编辑
书叙空空道人自从在悼红轩中将抄录的《石头记》交给曹雪芹删改传世之后,得知此书果然被竞相传阅,一时洛阳纸贵。不禁暗暗自喜。过了一些时候,又听说有《后红楼梦》有《绮楼重梦》、《续红楼梦》、《红楼复梦》四种新书出现,不觉大惊,急急找来阅读一遍,深感失望。他想,难道是自己当时所抄的还有什么遗漏么?于是又来到青埂峰前,将那块补天未用之石重新细细地再看了一遍,见所抄没有一处差错,沉吟之间,不觉把那块石头翻转了过来。忽然,看见那石头底下尚有一段字迹,正是当日未曾抄写过的,空空道人喜得哈哈大笑道:“妙极!妙极!原来这底下还有这些奇文呢。”于是低头仔细去看。

补红楼梦情节

编辑
据那石头底下历历的书云:

补红楼梦贾雨村

贾雨村在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一觉醒来,只见甄士隐在蒲团上打坐,反复陈说自己现在视富贵已如浮云,情愿随甄士隐云游天涯海角,早早跳出尘寰。甄士隐见其心诚,便与他一同向大荒山无稽崖而去。路上贾雨村问起太虚幻境之事,甄士隐告诉他,太虚幻境,就是真如福地,又名离恨天,又名芙蓉城,此境上不在天,下不在地。太虚幻境有一个神瑛侍者,日日浇灌一株绛珠仙草。这侍者便是宝玉的前身,仙草便是黛玉的前身,可惜他们有情缘而无姻缘,黛玉只有以泪水偿还他的恩情。现今贾宝玉与柳湘莲俱在大荒山中。贾甄二人此去正是要会会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好指引他们归还芙蓉城去,以稍结太虚幻境之缘。
补红楼梦 补红楼梦

补红楼梦林黛玉

林黛玉自从那日死后,离魂离了大观园潇湘馆,悠悠荡荡来到了芙蓉城,见到了晴雯、金钏、瑞珠、秦可卿、贾迎春、王熙凤、妙玉、尤二姐、尤三姐等。一日,林黛玉独坐房中,等人静时取出日月宝鉴来,将背面对着灯一照,只见里面隐隐有楼台殿阁,好像大观园的景象。于是黛玉仔细观看,又看到了自己住的潇湘馆,宝玉正在那里嚎啕大哭:“林妹妹,林妹妹,好好儿的是我害了你了!你别怨我,这是我父母做主,并不是我负心。”黛玉听见,不觉一阵心酸,眼中落下泪来,又见宝玉从里面远远而来,渐走渐近,渐近渐真,一直到了自己面前来,嚷道:“妹妹原来在这里,教我好想啊!”黛玉吓了一跳,连忙把镜子放下,回头往四下里一看,见门儿关得好好儿的,只是听见外边帘栊一响而已。黛玉呆了半晌,又拿起镜子看时,只见宝玉还在里面,却又是僧家打扮,向她笑道:“妹妹,我可真当了和尚了。”话没说完,只见一个癞和尚、一个跛足道人上前搀了宝玉就走,渐走渐远,渐渐儿的就不见了。看得黛玉如醉如痴。
香菱死后的灵魂又飘飘荡荡向芙蓉城而去,路上正遇到甄士隐,甄告诉她幼时葫芦庵之事,父女相认,香菱遂归太虚幻境与众仙相聚。
贾宝玉自从那日乡试出场,看见了一个癞头和尚,便恍恍惚惚,随和尚而去。那和尚就是茫茫大士,另一道士是渺渺真人。宝玉在大荒山削发为僧。一日,宝玉、湘莲到山中赏景,忽见一妙龄女郎,殷勤相邀,把二人吓得惊呆,半晌才答道:“我们二人因被痴情所缚,所以斩断尘缘,来此悟道的。虽蒙神仙姐姐雅爱,我们断然不敢从命。”那女郎受到冷遇,转喜为怒,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向湘宝二人劈面掷来,忽然化作一条五色灿烂的情丝,将二人的脖子套住,拉了就走。二人不得脱身,无可奈何,只得随她拉到楼上,交给两位仙子,那两位仙子美艳异常,光华夺目,笑容可掬,说她们难道不如黛玉、尤三姐么?若肯依了她们,成就了好事,包管立刻就与林黛玉、尤三姐相见。

补红楼梦湘莲、宝玉

湘莲、宝玉心中惊慌,说心中已万念俱息,如同槁木死灰,即使林黛玉、尤三姐来了,也不过视为陌生路人,漠不关心。正说话间,林黛玉、尤三姐突然出现,喜得宝玉不禁叫起“妹妹”来,湘莲连忙喝斥。宝玉将通灵宝玉摘下,朝林黛玉脸上便打,湘莲也拔出鸳鸯剑,望着尤三姐劈头砍来。只听得“哗啷”一声,犹如山崩地裂,震得湘莲、宝玉二人一齐跌倒在地。急忙睁眼看时,那里有什么天台楼阁,原来还是在茅屋之内,并未下山。那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已经回来,是他们考验湘莲、宝玉的心志,结果二人心坚不移,师父非常满意。这时,贾雨村、甄士隐来到,告诉湘宝二人不久将归芙蓉城。
在贾府之中,许多喜事接踵而至。贾赦、贾珍和贾政逢圣上恩赦。归府复官。贾琏扶平儿为正妻,刘姥姥再进荣国府打诨说笑。贾兰中进士,贾环和薛蝌中举,宝钗、平儿喜生贵子。巧姐嫁周姑爷,贾兰订亲。花袭人闻讯探旧主,史湘云又邀新酒会,刘姥姥再醉大观园。此外,湘云年轻守寡归娘家,惜春领紫鹃在家庵修行。
一日,贾母和凤姐、贾珠等人去恶狗村游玩。在恶狗村有一个望乡台,鲍二家的搀着凤姐的手登上巅顶,望下一看,但见烟雾迷漫,不辨东西南北。凤姐定神仔细望去,果然见到荣国府的景观,自己的屋内窗纱半启,平儿和巧姐儿都在炕上坐着作针线活,凤姐不由一阵心酸,眼中流下泪来。再细看时,忽见贾琏和一个年轻的妇人在后院春凳上搂抱着,无所不至的玩耍。见了这般情景,凤姐两眼一黑,栽倒在地。然后凤姐带了司棋,便向西转去,只见西北畸角上放着一个大缸,盛满了醋,里头泡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仔细一看与凤姐一般模样,吓得司棋面面相觑,不敢言语。凤姐自己也吓呆了,定了一定神,把那妇人的肩膀往上一拉,那妇人蹭得一跳出来,赤条精光地站在面前,恰像白羊一般。凤姐仔细打量,见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像自己,不觉羞得满脸通红,忙揭自己的衣襟来给她遮盖。那妇人上来把凤姐一抱,忽然间踪影全无,吓得凤姐和司棋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凤姐自己心里恍然大悟,平日吃醋的心肠立刻就冰消雪化了。
凤姐闷闷不乐地走在街上,忽遇张金哥喊冤,凤姐因亏心甚为惊慌。经阴府书办冯渊的调停,倒也安宁无事。薛蟠之妻夏金桂因生前好淫,被罚为妓,冯渊看中娶之。宝玉得道下阴府见史太君,归途中见薛蟠遇盗身危,柳湘莲再度相救。探春随夫官署扬州,一日归家探亲,众姐妹重聚,每日在大观园内吟诗作画。贾环恩袭荣国世职。
一日,湘莲、宝玉二人正在门外闲坐,只见大士、真人和甄士隐、贾雨村一起回来。原来他们是送湘宝二人赴芙蓉城的。于是大家出了茅屋,穿云而去。行了两个时辰,远远望见一带淡红围墙,里面隐隐楼台殿阁。警幻仙姑带领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一群仙子并妙玉、林黛玉、迎春、凤姐、香菱、鸳鸯、尤二姐、尤三姐、秦可卿、晴雯、金钏、瑞珠等都来迎接芙蓉城主。湘宝二人由南门进去,走不多远,见一座石头牌坊,上面写着“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是一副对联,写着:“假作真时真作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过了牌坊,便是一座宫门,门上横书四个大字道:“孽海情天”,有一副对联大书道:厚地高天堪难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在芙蓉城中,有两对眷恋之人久别相见。
湘莲和尤三姐相聚在一起。湘莲道:“自从那日一别,又早十年了。”尤三姐道:“那从前,我痴情待君五年,不期君果冷心冷面,我故以死报。那时因奉了警幻仙姑之命,前往此处而来,又不忍相别,故曾魂来一会,你还记得么?”湘莲道:“这怎么得忘呢?我头里误听了浮言,因而生疑退聘,以致误了你的性命,故此我才痛恨出家的。我并非负心之人,你自然也该知道了。此时倒反得天长地久,竟可以不恨从前了。若没有从前的死别生离,怎么得有今日的逍遥聚首呢?”尤三姐道:“这也是‘塞翁失马,祸福难期?’可见事皆前定的了。”于是二人收拾进房就寝。
在宝玉和黛玉这里,宝玉对黛玉提起古人所说的‘太上忘情,贤者过情,愚者不及情’,他因此悟到‘至人无梦,愚人无梦’。说喜怒哀乐之未发时是怯,已发时则是情,但情不一定就是限定为儿女私情。认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黛玉认为浓不如淡,淡之意味深远。他们命中注定没有姻缘,他们只得以这些话来消解内心的无限惆怅和痛苦。回首往昔痴情,虽不免叹息,但此时,因果已经了结,二人只能淡然相持。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切已成为了过去。接着警幻仙子摆庆宴,闻《红楼系音》一曲,湘莲舞剑助兴,曲中唱到那情缘之处,众仙无不叹息。
柳湘莲、贾宝玉到了芙蓉城中,为芙蓉城主。每日与警幻仙姑、妙玉、迎春、黛玉等家人或是说道,或是谈心,或是作诗下棋,或是看花饮酒,或是煮茗焚香,或是看书舞剑,无拘无束,自在逍遥。
孙绍祖自从迎春死后,并没有续弦,因为人家听说他把荣府的姑娘糟塌死了,谁肯把女儿给他续弦。这样,他便整日在外闲荡,常常往来于锦香院,与云儿宿歇。在锦香院有两个姑娘,一个是多姑娘,一个是吴姑娘,都十分与孙绍祖合意。时间不长,李衙内因妻丑陋,也常来锦香院,与云儿十分相好,后来见了吴姑娘,更加喜悦,在院里一住便是十天半月。孙绍祖又没有李衙内花的钱多,故常常扫兴而归。一日孙绍祖又来到锦香院,人回李衙内在内,孙要吴姑娘过来有句话和他说,李衙内不允,孙气愤不过,闯进屋里,大怒之下,把李衙内杀了。李的家人把孙绑住,拖了孙到都察院喊冤。
在阴间,阎罗王那里有文书来,是有几名要过堂转世托生的鬼犯。崔子虚看见内中有李衙内一名,便向他问明了原委。没过几天,过堂的文书里就有了孙绍祖的名字。林如海叫鬼卒把他快叉下油锅底下,鬼卒答应了一声。只见檐前早已设下油锅,烈焰腾腾,烧的锅内的油都滚起来了。一个鬼卒上来把孙先剥了衣服。一个鬼卒提起钢叉照孙绍祖腹上“咯喳”一声叉了起来,双手举着往油锅里一扔,那滚油都溅出了锅外。不一会儿,皮骨俱烂,渐溶化,化成一道清烟。鬼卒把他捞了起来,向地下一扔,用水一喷,依然还是人形。穿了衣服跪下悔悟。仍被罚转世为猪。
林如海处罚了孙绍祖,赴任都城隍,途经太虚幻境,和史太君与众仙相见。入都后,太君魂入荣府巡旧地,黛玉则梦会宝钗话别离情。此时,荣国府家业兴盛,元宵节举家欢庆。到了春日,宝钗约众人踏青大观园,或野餐,或玩风筝,沉迷春色。惜春在秋千上玩得特别高兴,她越打越紧,直飞到半天空,正当众人喝彩之时,不料那秋千架这两边的彩绳忽然一齐断了,把惜春连人带板一齐抛了出去。直抛到四五丈之外,落在了河中。河水正涨,惜春沉了下去,紫鹃看见大哭,料想捞救起来也没用了,便也投河而死。惜春在秋千架上,绳断之时,魂已出窍,看见妙玉在前面招手,便忙上前打招呼。一会儿,见紫鹃也忙忙地赶来,三人一路乘云驾雾,向芙蓉城行去。
在大观园中,众人四时行乐,谈书弄曲,采莲斗虫,赏菊联诗,欢乐度光阴。荣府则家盛业茂,升官嫁娶,呈现出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宝钗一日在怡红院游玩尽兴,回到自己屋里,刚一合上眼,就觉得在朦胧之中,见一美人在前面呼唤自己。便随着来到了芙蓉城。见过了牌坊,是一座宫门,上面有一匾,写着四个金字是“福善祸淫”,也有一副长对联:过去未来,莫谓智贤能打破;前因后果,须知亲近不相逢。宝钗和众人一路游览,不一时,早已到了荣国府大观园怡红院。可卿与晴雯把宝钗一推,道:“二十年之后再来迎请吧。我们是回去了。”宝钗猛然一惊,醒来却是一场梦,听了听自鸣钟,正打了四下,是五更天了。心里想:比上回到老祖太太那里去的梦更奇了。勉强合合眼,再睡不着,看着天亮,也就不睡了。过了一日,宝钗来到急流津觉迷渡口,只见贾雨村和甄士隐渡过来,甄士隐说曹雪芹所著之书并无续本,但他此书是以贾雨村和甄士隐二人起,又以二人结。现在纷纷四出之书,已经杂乱无章,又怎么知道起结之道呢?

补红楼梦结尾

编辑
小说以一首诗结束:“满纸荒唐言,略少辛酸泪。休言作者痴,颇解其中意。”
《补红楼梦》的作者曾斥责别的续书“人鬼混淆,情理不合”,但《补红楼梦》也并不逊色于神仙鬼怪之事。而且构思布局又与秦子忱的《续红楼梦》雷同,没有什么独创之处,但情节也不乏精彩,语言也较清新流畅,富于表现力。

补红楼梦目录

编辑
第 一 回 贾雨村醒悟觉迷渡 甄士隐详说芙蓉城
第 二 回 林黛玉夜照风月镜 金鸳鸯魂归离恨天
第 三 回 甄香菱云路拜严亲 史太君他乡救仆妇
第 四 回 贾夫人遇母黄泉路 林如海觅女酆都城
第 五 回 青埂峰湘莲逢宝玉 观音庵凤姐遇秦锺
第 六 回 鸳鸯凤姐各遂初心 宝玉湘莲同证大道
第 七 回 两好同床岫烟教夫 四喜临门宝钗生子
第 八 回 史湘云三宣新酒令 刘姥姥再醉荣国府
第 九 回 薛蝌中举何用生疑 平儿生子允宜称快
第 十 回 新孝廉迎巧姐出阁 官媒婆与贾兰说亲
第十一回 平儿连与两侄为媒 黛玉公向元妃祝寿
第十二回 警幻仙诗和贾元妃 薛宝钗书寄林黛玉
第十三回 遗帕相思今朝勾帐 寻春心事他日开怀
第十四回 花氏袭人错认宝玉 椿龄鹤仙喜遇蔷芹
第十五回 花袭人酬恩荣国府 贾惜春梦入芙蓉城
第十六回 林如海观书疑黛玉 贾夫人借故问鸳鸯
第十七回 贾母恶狗村玩新景 凤姐望乡台泼旧醋
第十八回 张金哥逢贾母喊冤 夏金桂遇冯渊从良
第十九回 好友朋同志更同行 胞弟兄相逢不相识
第二十回 沁芳桥临流生画稿 栊翠庵静坐斗棋机
第二十一回 秋芳补画大观园图 贾环承袭荣国世职
第二十二回 锦香院薛文起得妾 盐运司贾探春留亲
第二十三回 柳湘莲再力救薛蟠 花袭人重错认宝玉
第二十四回 林如海升任转轮王 王熙凤归还太虚境
第二十五回 贾探春荣归宁父母 薛宝钗雪夜拟诗题
第二十六回 王夫人复作消寒会 贾探春重征咏雪诗
第二十七回 傅秋芳诗社赓前日 薛宝钗酒令忆先年
第二十八回 卜世仁与倪二醉打 贾郎中向裘良说情
第二十九回 佳子弟拜家塾先生 群丽人迎芙蓉城主
第 三十 回 警幻宫歌红楼余音 芙蓉城舞鸳鸯宝剑
第三十一回 贾宝玉解衬衣慰婢 孙绍祖拔佩刀杀人
第三十二回 孙绍祖鼎烹转轮府 贾元妃高会赤霞宫
第三十三回 史太君聚会离恨天 林如海赴任都城隍
第三十四回 榆荫堂前大放烟火 大观楼上看闹花灯
第三十五回 春灯谜儿童清夜戏 闹花灯闺阁赏元宵
第三十六回 稻香村上已踏青游 榆荫堂清明风筝会
第三十七回 贾惜春尸解大观园 史太君示梦荣国府
第三十八回 晴雯姐昼责善保妇 林黛玉夜会薛宝钗
第三十九回 城隍府贾母庆生辰 芙蓉城宝玉建诗社
第 四十 回 怡红院灯火夜谈书 蘅芜院管弦新学曲
第四十一回 大观园荷露共烹茶 藕香榭采莲群赋景
第四十二回 大观园中金盆蟋蟀 怡红院里锦盒蜘蛛
第四十三回 秋爽斋重阳群赏菊 怡红院除夕共联诗
第四十四回 琼林宴贾甄同蕊榜 大观园昆仲并完姻
第四十五回 凹晶馆赏桂赋新词 城隍府玩月歌旧曲
第四十六回 众金钗暖香坞会饮 群丽人紫菱渊看梅
第四十七回 椿龄女剧演红香圃 薛宝钗梦登芙蓉城
第四十八回 甄士隐重渡急流津 贾雨村再结红楼梦
词条标签:
小说 其他 书籍